大众摄影

她用余生寻找“被盗”的包豪斯照片

2019-8-1 GF

编译:《大众摄影》顾峰

?

今年是德国的包豪斯学校成立100周年, 1919年在德国魏玛市由建筑师格罗皮乌斯成立。这座学校虽然仅仅存在了14年。但是在世界设计史上带来的思想变革,深深影响到后来许多人,影响到多种设计、美术、建筑,乃至摄影的诸多领域。然而很多人不清楚,我们今天看到的许多包豪斯的建筑和产品照片来自于一名女性摄影师露西亚·莫霍利( Lucia Moholy),因为这些照片她和包豪斯学校创始人格罗皮乌斯产生法律纠纷并纠缠多年,也让她耗费后半生大部分时间去找回这些“被盗”的照片。

?

露西亚·莫霍利( ?Lucia Moholy),ANNE MEITNER摄



·

黄金摄影生涯

·

露西亚·莫霍利(出生名:露西亚·舒尔茨Lucia Schulz )1894年出生于捷克的一座小镇,在布拉格学习完艺术史和哲学后搬到了柏林。在干编辑工作期间,她遇到了艺术家莫霍利·纳吉 (Moholy Nagy)并嫁给了他。几年后的1923年,这位匈牙利艺术家受邀到包豪斯,这座当时已经搬迁到德国德绍的具有标志性的设计学院进行教学。在那里度过的五年期间,她不仅研究暗房摄影,也是她丈夫艺术创作的长期合作者和主要暗房技术人员。她还贡献自己的时间,用于制作设计对象的宣传图片和拍摄包豪斯学校创始人瓦尔特·格罗皮乌斯设计的建筑。

包豪斯学校,露西亚·莫霍利 摄

?

包豪斯学校建筑,1925-1926,露西亚·莫霍利 摄

1924 年Otto Rittweger 设计的茶具, 露西亚·莫霍利 摄



她用一台不稳定的大画幅木制相机拍摄在玻璃底片上,当搬回柏林的时候,她把这些也带在身边。与此同时,德国纳粹开始掌权。在一年的时间里,露西亚·莫霍利和莫霍利·纳吉分手,并与一位德共议员交往。当议员在她公寓被捕后,她意识到再也回不去了,于是开始逃亡,从布拉格,然后途径奥地利、瑞士、法国,最终逃到伦敦。她要求莫霍利·纳吉保管她拍摄的近600张底片。1933年同年,包豪斯学校关闭。

包豪斯学校,1925-1926 ?露西亚·莫霍利 摄

1925-1926 ?露西亚·莫霍利 摄



在英国流亡生活中,她以强烈的好奇?#32435;?#35270;周围的新环境,拍摄了独具风格的伦敦建筑物和?#29992;?#30340;黑白照片。期间,她在伦敦还开办了一间商业摄影工作室,主要拍摄伦敦精英的肖像照,从一些非传统的角度,有时是不讨好的角度进?#20449;?#25668;。

?

10多年后,她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作,带着相机前往土耳其、塞浦路斯、叙利亚等地进行档案项目拍摄。这些旅行照片中展示的主题类似她描绘的?#24405;?#20065;,不是迷人和充满异国情调,而是一种原始的?#26639;小?/p>

《摄影100年》,露西亚·莫霍利 著



在这段期间,她写下了《摄影100年》(100 Years of Photography),这是第一本深入挖掘摄影媒介对文化影响的书,这本书配合展览以德语出版。第一版中印刷的图片,以及未剪切的图片,进一步说明了她对摄影历?#20998;?#35782;掌握的宽?#21462;?#22312;1939年出版该书一年之后,正当她在一个新国家以单身身份重新开始职业生涯时,她在伦敦的?#20197;?#32435;粹空袭中被毁,她再一次失去了几乎大部分财产。

?

·

与格罗皮乌斯间的交涉

·



与此同时,包豪斯在国际上的知名度与日俱增。包豪斯的创始人格罗皮乌斯也逃亡并最终抵达美国,1938年与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合作举办了一场展览,但是目录直到八年以后才被露西亚·莫霍利看到。她联?#30340;?#38669;利·纳吉询问底片的情况,得知在格罗皮乌斯手里。但是当她写信要求格罗皮乌斯返还底片时,他声称他并没有这些。直到格罗皮乌斯将底片带到美国17年以后,他终于承认底片在他那里,但是他仍然拒绝归还。

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1938举办的包豪斯展览目录

目录中使用到的露西亚·莫霍利拍摄的照片



格罗皮乌斯非常清楚露西亚·莫霍利拍摄的这些照片的价值。在二战期间以及冷战期间,包豪斯学校所在的德绍是西方无法接近的。在1950-1980期间,拍摄包豪斯是非法的。随着两德统一,这些建筑物也有了变动,这些照片在于以?#30475;?#30340;?#38382;?#25293;摄了包豪斯学校。

包豪斯学校,1925 ?露西亚·莫霍利 摄

1926, 露西亚·莫霍利 摄



尽管多年来露西亚·莫霍利提出法律诉讼,但是格罗皮乌斯在没有得到授权的情况?#24405;?#32493;复制这些照片,直到1957年在一个解决方案中她收回了仅仅50张照片。在她的余生中她致力于从不同的私人收藏家手中收集更多的底片,并且最终向柏林的包豪斯档案馆捐献了230张底片。露西亚·莫霍利于1989年去世,根据她的记录,仍然有330张底片丢失中。

?

·

摄影和知识产权

·

?

有关摄影知识产权的法律一直在发展中,而且不同的国家也会有不同。但是仍然有一些原则适用于大多数情况和地方。通常,如果一个人拍摄了受版权保护的二维物体(如绘画)的照片,摄影师不会声称拥有该照片的所有权。然而,如果拍摄三维物体,特别是在公?#37096;?#38388;可看到的(如一栋建筑),摄影师会明确地决定有关构图、位置、角?#21462;?#29992;光、景别——因此,摄影师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对照片版权提出更多法律要求。

?

无论如何,不管是对是错,格罗皮乌斯一直使用露西亚·莫霍利的底片制作印刷品,不断出版和传播,并通过她的摄影作品不断讲述包豪斯的故事。

1923-1924,露西亚·莫霍利 摄



在许多情况下,建筑是通过摄影来理解和消费的。对于大部分人,我们无法看到亲眼看到那些最具标志性的建筑物,而是通过照片看到。事?#25269;?#26126;,包豪斯的建筑尤其如此。从1950年至1980年,德绍校区的建筑是禁止拍摄的。所以,直到今天,学者们表示莫霍利的照片是了解包豪斯的最好呈现。

?

就像包豪斯的诸多艺术家、建筑师、设计师一样,在包豪斯成立100周年的时候,我们应该记住这位已经去世30周年的女性摄影师——露西亚·莫霍利。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35753;?#35780;论
查看更多
108好汉官网